悉尼fc主场图片
您目前所在位置:首頁 > 律師風采

律師風采

內外兼修

時間: 2019-05-31      訪問量:219

        我從未想過,“長得顯嫩”居然會成為一個女人的絆腳石。畢竟當今中國社會,大家都更喜歡“白、幼、美”的女人,女明星無論16歲還是60歲,參加活動通稿滿天飛時都在強調自己的“少女感”,淘寶賣得最好的一批衣服的搜索關鍵詞永遠是“少女”“顯嫩”。

        我是一名女律師,快28歲了,和搭檔一起接待當事人,還沒等我開口自我介紹,當事人就向我搭檔詢問:“這是你們律所新來的實習生?”和團隊老大一起去西江監獄會見當事人,被獄政科的工作人員調侃像爸爸帶著放寒假的女兒來看媽媽;去開庭時會被對方律師懟“黃毛丫頭”……這些事情在一般的人看來可能微不足道,但對于我的打擊卻是近乎毀滅性的。我們都知道一名律師靠什么取得當事人的信任?——專業。而一個看上去年幼、初出茅廬的愣頭青,是不會給人“專業”的感覺的,那么我要靠什么去與當事人溝通?靠什么去獲取案源?又靠什么能夠在執業律師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我怎么才能內外兼修,從外表到內在都給當事人“專業”的感覺?

        我開始細心觀察與我同一個律所的,我認為專業的女性合伙人律師們的著裝、語言習慣及行為習慣,試圖從她們身上尋求幫助。我發現,在服裝的選擇上,她們多數選擇黑、白、灰的簡約色系,偶爾有別的點綴色,也選擇不突兀的“莫蘭迪色系”,對整體搭配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尤其是踩在腳下的那雙細高跟,一股走路帶風的“女俠”感,干練帥氣。而和客戶談判時,她們堅定的眼神與沉穩的語速,配合手勢,既不壓抑也不張揚,顯得瀟灑又自信。

        經過反思,我開始努力改變,試圖打造自己“專業”的形象,首先,從服裝搭配和妝容著手,從外表上給人“職業”的形象。我明白比如矮小、圓臉、清瘦這種讓人看起來“不成熟”“稚嫩”的先天性條件很難改變,但我可以通過妝容及服裝搭配打造出自己的“專業”形象。下定決心改變后,我踢掉“匡威”球鞋,開始學習在辦公室光潔的地板上踩細高跟鞋,然后提個氣兒,勒上窄身裙,扎起小絲巾;妝容上,看美妝視頻擼個淡妝,抹個“正宮紅”,立馬感覺自己氣場兩米八。漸漸的,連團隊老大都從上至下打量我,說:“終于有點做律師的樣子了”。其次,從肢體表情及語言習慣上改變,給人“靠譜”的感覺。我發現,和客戶談案子時,最忌諱的是眼神躲閃與語言猶豫,會讓客戶對我們的專業程度產生懷疑。每次客戶預約咨詢時,我通過電話初步溝通了解基本案情后,通過檢索法條和案例,做足充分準備。而當我有條不紊地分析案情,列舉法律規定,各個法院的判例,無論對錯,我都相信自己的觀點是對的,在當事人面前,我就是能夠解決問題的專家,永遠自信應對當事人。終于也有些當事人在結束接待后,對我說:“您雖然看起來年輕,但還挺專業的。”

        外表看起來像一名執業律師后,接下來就要“修內功”,不但要做當事人心目中的“專業”律師,更要做律師同行眼中的“專業”律師。其實律師行業的發展,專業化已是大勢所趨,年輕律師想選擇一個自己感興趣的專業方向,加入一個專業的團隊并不難。許多大所,或是發展到一定階段的中小所,律所及合伙人都有一定的積累,足以組建一個團隊,而我作為90后青年律師也加入了邦泰所文律師團隊,但我發現,作為團隊里最年輕的律師,無論是律師業務還是團隊建設,因為事務纏身,分身乏術,大量時間被法律咨詢、準備材料、開庭、判后釋疑等瑣碎的事務占用,漸漸陷入了“接案——辦案——再接案——再辦案”的死循環,在具體辦案過程中哪個部門法都要看,結果哪個部門法都不精通,對哪個細分領域的問題都沒有深究。律所的資深律師在碰到自己不熟悉的細分領域想找個青年律師研究研究時,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做哪一塊業務,能力如何。如果我不斷機械化地重復同樣的工作,對律師專業化發展的道路沒有好處。而以白天“瑣事纏身”為由,而放棄利用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充實理論基礎和深入研究案情,只會在專業化道路上漸行漸遠。那么,在團隊分配的工作需要完成,自己選定的專業化方向又不能放棄的情況下,該如何是好?我請教本所資深律師,并通過和團隊老大及其他成員溝通,確定了自己的努力方向:

        第一,轉變思維方式,在團隊中打造自己的“差異化”和“不可替代性”,借助團隊的力量發展自己的專業。經過與團隊老大文律師和我的實習指導老師唐律師探討,我明白,就一個團隊來說,“專業化”是相對的,“差異化”是永遠存在的。即使在同一個團隊中,不同階段的律師,也需要從不同的角度,結合自身的特點,尋找自己的“差異化”優勢所在。以我們團隊來說,雖然我們主攻建設工程與房地產業務,但文老大也鼓勵我們其他成員利用自己在某一細分市場的知識和實踐的優勢,專攻某個細分市場領域,于是我選擇了公司法方向,建設工程和房地產領域“亂象叢生”并不少,在涉及到顧問單位的公司治理、章程修改、股東權利義務的安排上能提出自己的意見與建議,也借此機會在實務中發展自己的專業方向。而從去年開始,廣西各地的企業破產重組業務如火如荼地進行,成為律師業務新的增長點,而我們律師作為二級破產管理人,也需要有從事破產業務的律師,由于破產法與公司法形成一種相互配套的關系,于是我以我原有的公司法基礎開始研究破產法,去年多次全程參與本所競爭選任破產管理人的材料申報、本所代理破產企業債券人債權申報等事務,通過破產法的學習,也讓我對公司法有了更深入的研究。

        第二,夯實法律基礎,扎扎實實精讀一兩本專業教材,構建專業知識體系。卡羅爾·德韋克在《終身成長》中推薦了一種“縫合式學習法”,即在構建知識體系后,穩扎穩打地將知識點匯入體系,并配合時間不斷調整和充實知識點。以我們自己為例,在法學院念書時每個部門法都要學習,每本專業教材都條條框框地列出整個部門法的知識體系,這是我們接觸的最初的“體系化”的知識,但隨著我們畢業后開始從事各行各業,開始只關注自己行業內的知識,或者行業內自己從事的某塊業務的知識,慢慢地已經較少接觸其他部門法。信息爆炸的時代,知識容易以碎片化、不成體系的方式出現,如果沒有一條貫穿碎片化知識點的主線,顯然很難形成知識體系。但是當將體系構建好以后,我們有兩種方式可以調整和充實我們的“主線”,一種加深認知與印象,比方說,在微信上看到某篇文章,“縫合”進主線中,充實我們認知的內容,作出相應的拓展。第二種是刷新認知,比方說在律師業務培訓聽到某個令你觸動的點,“縫合”進主線中,再結合相關研究,形成新的知識認知,更深入了解知識點,讓專業更向前一步。

        第三,加強自己的寫作能力,勤于寫作。構建好自己的專業知識體系,還必須外化并表現出來。辦案之余增加閱讀量,增強自己的文字駕馭能力非常重要。知識的吸收只是一種“輸入”的方式,而寫作,則是最好的“輸出”方式,而我也在每天反省,今天學習到了什么,如何用語言表達出來,針對不同的受眾群,如何運用這個知識點達到最好的表達效果。久而久之,我漸漸學了如何用簡練、清晰的語言表達,無論是法官還是當事人,作為我的讀者,閱讀體驗感好,觀點也會更容易被采納。

        睫在目前常不見,道非身外更可求。專業化道路并非一朝一夕,也許我們終究會成為“老”律師,但未必會成為“專業”的律師。而我追求的不單是外表顯得“專業”,更是能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愿像我這般的90后律師在專業化的道路上,不為外物所累,讓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執念支撐著我們,一路前行。

作者簡介


        王潔善,畢業于廣西師范大學法學院,2015年取得法律職業資格。王潔善律師專注于公司股權糾紛、勞動人事糾紛、房地產領域的法律實務,在為房地產企業提供公司治理、人事勞動咨詢等法律服務領域也有較為長足的經驗,不斷致力于完善法律服務技能,關注法律服務概念和法律服務產品的創新。秉持嚴謹的態度、細致的工作、專業的知識、開拓的精神,為客戶提供精細、優質的法律服務。

悉尼fc主场图片 时时彩稳赚 欢乐生肖走势图 pk10专家在线预测 红包赌博玩法 体福建时时开奖 欢乐生肖最精准人工计划 姚记娱乐客服 黑杰克21棋牌游戏 江苏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 后三组选包胆规则 百人牛牛压注技巧 黄金计划软件网址是什么意思 二人斗地主规则及玩法 11选5怎么买才能赚钱